哀悼一個環境工作者之死 環境正義
哀悼高曼環境獎得主Berta Caceres之死,人權的迫害和生命威脅仍在挑戰環境運動者的意志與行動。
2016/10/11 9848

這一陣子國際環境界的大新聞,一則是金像獎新科影帝李奧納多的得獎感言呼籲重視氣候變遷;另一則就是美國情報局公開的賓拉登「致美國人民」手稿中,賓拉登呼籲西方列強與伊斯蘭一起對抗全球暖化危機。就在大家議論紛紛,或信或疑之際,環境工作者的危機卻鮮少人聞問與重視。

3月3日的晚上,又一名環境運動者因為衝撞到破壞環境者的既得利益,斷送生命,震驚世界。Berta Caceres從1990年代、20歲開始展露頭角,成立了COPINH、倡議宏都拉斯原住民權利組織,關心非法盜林、農業衝突、以及美國占用原住民土地等議題。Berta Caceres並不是唯一的一個、更不是第一個被謀殺的環境運動者,根據英國Global Witness組織2014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從2002年開始,在74個觀察國家中,已經確認908名環保人士遇害,但僅有10名兇手遭到定罪。其中,巴西11年來,共記錄到448名為最大宗,其次是宏都拉斯109名,第三為菲律賓67名。環境運動者,在關心環境時,極容易碰觸到官商勾結、盜採盜伐盜獵等不法行徑,牽涉巨大權力與金錢利益,對象通常是為求開發或利益而不擇手段的政府(經常是跨國政府)或財團,因而讓揭發事實、保護環境遭遇極大的困難。

高曼環境獎自1990年開始,即針對五大洲選出一名環境運動代表,頒發75萬美金的無附帶條件獎金,支持人力物資有限的環境組織運動。但顯然這樣的關注與榮耀也難以保護環境運動者,更何況Berta Caceres早已經被政府警方列為應隨時保護的最高優先名單,卻仍然遭遇此種不測與不幸。可見,在世界的許多角落,人權的迫害和生命威脅仍在挑戰環境運動者的意志與行動。

「我們完全相信,惡意射殺Berta Caceres的動機,是因為她保護自然的共同財富免於濫用、以及爭取Lenca族人的權利。謀殺她是想要掩蓋Lenca族人權利被剝削的事實,也是想要中斷建立新世界的可能。因為Berta Caceres所爭取的,不只是為了環境,也是為了整個體系的改變,遠離資本主義、種族主義以及家父長制的霸權。」 Berta Caceres的子女與母親在Berta Caceres遇害後發出的聲明沈痛的控訴。

可以想見,未來有更多的環境挑戰橫亙在前,「她存在這裡。Berta Caceres會永存在我們的心中、追思中、熱情中、和行動中。願所有的女性與男性投身在Berta Caceres生與死之所求的轉型、尊嚴以及正義中。」Berta Caceres過去的同事Beverly Bell,以無比哀慟的心情,追思一個環境工作者之死。

Berta Caceres的死,提醒我們,台灣正處在一個轉型的階段,攸關政治、社會以及經濟的各類轉型正義工程蓄勢待發,但環境正義方面的轉型工程更不應該被忽略。環境運動者的工作環境保障應受重視與保障,制度性的衝突解決機制應該更健全,人民的力量應該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可能的環境不正義,不可稍歇。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