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推動巴黎協定,人權鬥士Mary Robinson女士再度出馬! 氣候變遷
今年520,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任命前愛爾蘭總統、曾任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為聖嬰現象及氣候特使。
2016/05/23 11763
Chatham House/Flickr

今年520,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任命前愛爾蘭總統、曾任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為聖嬰現象及氣候特使。這是繼2013年任東非大湖區域特使以及2014年任氣候特使以來,第三度受到聯合國秘書長的特別任命。

聯合國祕書長特使(Special Envoy ofthe Secretary-General)是由秘書長直接任命,協助當前重大議題的處理與推動。在任東非大湖區域特使時,羅賓遜女士即協助化解當時剛果反政府武裝組織「M23運動」占領剛果與盧安達邊界城市戈馬(Goma)所造成的剛果危機 ;在2013年2月,東非11個國家共同在聯合國秘書長的見證下簽署和平協議。羅賓遜女士的斡旋成就有目共賭。

任氣候特使時,潘基文秘書長希望藉由羅賓遜女士高超的國際政治協商能力,讓各國元首在2015年9月聯合國舉辦的氣候峰會上做出正面承諾,最後的成果也是相當豐碩,不僅有超過100個國家的領袖參與並做出承諾,更有超過800個企業家、公民社會領袖簽署響應,做出對抗氣候變遷的實質承諾。峰會的成功,推動了各國陸續繳交國家自主預期貢獻(INDCs)報告,以及2015年年底巴黎協定的簽署,為人類對抗氣候變遷危機帶來一絲希望。

2015年是地球歷史記錄中最熱的一年,全球暖化、過度的溫室氣體排放,加上適逢聖嬰年,熱浪、水患、龍捲風和颶風,造成超過千人死亡,科學家普遍認為,強烈的聖嬰現象引發的自然變暖,與排放溫室氣體產生的人為暖化,將導致極端天氣出現機率大增。

這次潘基文特別在這個時間點針對聖嬰現象和氣候變遷指派特使,無非是要謹記2015年的氣候威脅和傷亡以及世界的氣候承諾,不斷地敲響警鐘,讓各國政治領袖、企業和民間持續向達成這兩年允諾的方向和前進的動能。

羅賓遜女士的專長在政治溝通以及人權和環境權的接軌,建構可以讓國家的利益衝突得以化解的溝通平台。她是怎麼做到的?在去年「聯合國氣候變遷鋼要公約」(UNFCCC)第21屆締約國會議周邊同時舉行的「氣候法及治理日」,羅賓遜女士即分享,UNFCCC不能只是氣候公約,它的國際法架構必須反映在更大的社會經濟環境的框架之下,來自氣候條件對人類社會的衝擊以及脆弱地區的傷害,讓我們必須要做出更積極的反應。

羅賓遜女士於2010年成立氣候正義基金會,為各國治理提供氣候正義的觀點,國際政治聲望崇隆,活躍於氣候正義、人權領域。身為愛爾蘭第一任女性總統,專精於法律,是兼具理論研究與法律實務的憲法專家,政治閱歷豐富。羅賓遜女士兩次的辭職事件,充分顯現她更勇於面對和解決困難的行動。第一次是在1997年,在總統7年任期期滿前兩個月辭職,加入聯合國人權高專的職位,成為第一個造訪西藏的聯合國人權高專;更在主持2001年充滿爭議的對抗種族歧視高峰會後,因批評美國對恐怖主義發起的戰爭,飽受美國施壓,最後辭職以明志,離開聯合國的職位。羅賓遜女士可說是不畏強權、堅持做對的事的典型人物。

羅賓遜女士以及同樣被任命為特使、曾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UNICEF)執行局局長的肯亞外交官卡馬烏(Macharia Kamau),要如何在2015年激情過後持續推動巴黎協定,不讓激情只是一時的,而且還能激盪出實際的行動,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