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也可以是健康的基石:新冠病毒之後的世界 氣候變遷
新冠病毒是二十一世紀最嚴峻的危機,如果世紀末增溫超過兩度,那會是另一個峰頂,但已在近八十年之後。
2020/03/27 3065

新冠病毒是二十一世紀最嚴峻的危機,如果世紀末增溫超過兩度,那會是另一個峰頂,但已在近八十年之後。

國家為了圍堵病毒之傳播,隔離人際是最直接的方法。人際不接觸了,影響的不是只有社交,而是經濟、社會、政治的全面性衝擊。

面對狡猾、演化的病毒,人類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嗎?風暴過後,我們的世界還是現在這個世界嗎?慢動作的審議民主、無效率的決策民主,是不是都將隨風而逝?因為病毒,整個國家就是一個白老鼠實驗的概念,法治?嗯,再看看。在國家應對病毒之際,法治的說服力很低。在家辦公的城市,有多少現實與虛幻?線上學習有什麼不好?非病毒時期,政府、企業、學校,可沒有這麼容易「放大假」的。

老大哥的監控與公民的賦權,國家孤立與全球團結,兩者會是往後世界的分水嶺,至少在每個人的心理都已築起一道牆,比以前還高的牆。

科技已經幾乎可以做到「萬物皆控」的地步,不再需要特務。功能強大無比的感應器以及無所不能的演算法,已經取代血肉之軀的間諜。中國以手機監控、臉部辨識技術,要求人民檢查並回報體溫及就醫情況。中國得以快速確認疑似病毒的感染者,監控其行動,並確認其所有接觸的人。手機軟件還可以警告遠離感染者。以前政府想知道你手機滑過什麼內容,現在,隨著病毒的軌跡,政府要知道你的手溫以及血壓是多少。

我們根本不知道政府已經知道了什麼,政府是怎麼監控我們的。還有,以後政府還會做些什麼?十年前的科幻小說現在都已成真。就像每個人脖子上掛著生物頸圈,隨時知道體溫與心跳,政府的演算法隨時計算、運用。你自己都還不知道之前,政府就已經知道你生病了。他們也會知道你去過哪裡,跟誰接觸過。感染鏈可以縮短,也可切斷,然後,病毒停止傳播,不是很好嗎?

如果這個監控可以變成看什麼媒體,有什麼政治傾向,同時,又知道我為什麼笑、為什麼哭,為什麼會生氣,那又如何?不是更棒嗎?

生氣、歡樂、煩憂、愛,就像發燒、咳嗽一樣,都是生物性的現象。可以監控咳嗽,就可以監控笑。一旦生物資訊大公開,「別人」(政府或企業)可以比我們自己還了解自己。不但可以預測我們的感覺,也可以操控我們的感覺,販售任何他們想販售的東西,包括政治上的意識形態及商品。生物監控讓劍橋分析數據一下回到石器時代。想像一下北韓人民戴上生物頸圈聽自由演講會發生什麼事!

生物監控不是「緊急產物」。新病毒隨時會再起,台灣的戒嚴一戒三十八年。以色列從1948年獨立戰爭之後,再也沒有宣佈停止緊急狀態,許多臨時措施也都還在。

與因為病毒而失去生命相比,多少自由會假病毒之名而消失?代價又如何?在隱私與健康之間,多數人會怎麼選擇?應該是健康吧!其實,作為人,兩者都要,天經地義。南韓、台灣、新加坡三小龍,治理病毒最好。相對於監控,他們更仰賴檢測、誠實回報、告知公眾要合作。只要人們知道科學事實,信任公部門所說是事實,不需要監控,公民也可做出正確的行動。自我激勵與良好告知的公民更有力量、更有效率。

例如洗手,需要警察告訴你嗎?無非是洗手有助衛生防疫。疫情如果造成民主的斷裂或威權的興起,那是因為政客刻意不相信科學、不相信政府機關、不相信媒體。新科技是為了新公民,被賦權的公民,知道我們體溫與血壓的政府不能成為一個萬能的政府。而是將這些數據讓我可以在更充分的資訊之下選擇、決定,並據此形成一個更可問責的政府。知道體溫與血壓可以讓我成為更掌握健康的人,減少醫療資源浪費,而明確透明的數據,則是判斷政府是否誠實的指標,政策是否有效正確。自由也可以是健康的基石,不是只有監控。病毒無國界,全球合作是明天過後的新典範,多元主義如果不在這時受到重視,尚待何時?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