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里山到金山,有機耕作的昂然生機 生物多樣性
與環境共存的農作方式有賴消費者的明智選擇,讓我們有更多安全的食物之外,也能讓台灣的土地上眾多美好生命長駐。
2016/10/11 29389

最近又多了一批人把目光聚焦在金山,他們關注的不是老街、傳統美食,而是一隻從西伯利亞來的嬌客:西伯利亞小白鶴(Siberian crane)。

這隻被台灣人暱稱「金山小白鶴」的嬌客來頭不小為,它是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及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嚴重瀕危的物種之一,目前全世界僅存3,500到4,000隻,這是第一次有小白鶴出現在台灣,自然引起鳥友和相關政府機關的重視,林務局甚至還請了2位保全保護鳥身安全。

小白鶴繁殖區主要分布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薩哈共和國與西伯利亞西部,每年秋季的渡冬遷徙則需跋涉至中國長江中下游,小白鶴成為瀕臨絕種的物種的原因,據推斷是因中國長江三峽大壩的開發,造成鄱陽湖溼地的消失,加上遷徙路徑的諸多風險,導致白鶴成為世界上僅次於美洲鶴的瀕危物種。由於鶴科是家族集體遷徙,金山小白鶴可能因為惡劣氣候迷途且與親鳥分散,獨自流浪的小白鶴,離家6千哩,意外來到台灣。

金山區清水濕地是新北市難得的農田濕地,幾乎沒有污染和農藥,是許多鳥類最愛來的地方。小白鶴選擇在金山的清水濕地落腳,是很有眼光的決定,它駐足的那片田地,也是推行有機農法的蓮花田,小白鶴亦步亦趨陪伴老農下田的畫面,也成了金山另一道美麗的風景。

大自然也以友善的方式,回報著對生命友善的老農,國立台灣大學森林環境及資源系的副教授丁宗蘇就觀察到小白鶴一天覓食三百個福壽螺,幫農民不少忙。

但這幅人類和大自然和諧的美麗圖像,可不是倏地出現的,2008年生態工法基金會開始募款進駐八煙聚落,經營八煙聚落五年有成後,投入了金山清水溼地的認養計畫,在里山倡議的基礎上,催生了本土的「金山倡議」,推動金山對環境友善的農業,將保價收購的新鮮農產,做為當地小學的營養午餐,小朋友亦可在老農的田間進行生態調查與食農教育參訪,了解友善耕作的水田與生態環境的重要關係。

依據當地志工觀察,小白鶴也曾飛到另一處慣性農法的農田覓食,聞到農藥味,只吃一顆螺,機警感覺不對,又飛回來原棲地。這個現象凸顯出了保育的隱憂,未來除友善田區以外,若鄰近其他農田地主堅持噴除草劑,也不參加政府與基金會推動的友善耕作、保證契作,小白鶴的保育一樣將面臨重大考驗。

三峽大壩導致小白鶴的瀕危,台灣的土地開發也一樣導致許多物種難以生存,另一方面,食安風暴也應讓我們反思到:違反自然的食物,最終也會反饋到人體。結合保育和有機產業的農業正在台灣萌芽,如苗栗有石虎米、宜蘭有田董米、坪林有藍鵲茶,政府聘請的保全人員終究無法守護台灣的眾生靈,因此,就更有賴消費者的明智選擇,能讓我們有更多安全的食物之外,也能讓台灣的土地上眾多美好生命長駐。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