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國家公園的夢想,可能實現嗎? 生物多樣性
要成為城市國家公園除了要突破法規的限制,民眾更要學習與大自然共存。
2016/10/11 26736

有人倡議要讓倫敦成為城市國家公園,你覺得有可能嗎?現在倫敦市內的遊隼、啄木鳥、松鴉越來越多,偶爾還能見到鹿,加上泰晤士河自1950年來的清理作業的成效,現在已經是125種生物的家。

倫敦的人口和復地之大,有人可能不認為能成為國家公園,但據統計,發現在城市出沒的動物越來越多,現在這個倡議城市中的國家公園已獲得越來越多民眾的支持。倡議者是丹尼爾艾里森(Daniel Raven-Ellison),他是一個國家地理雜誌的探索者,也曾是一位地理老師。

大倫敦佔地1,572 平方公里,城市中的公園,保護區,公共區域已經是很多城市野生動物重要的生存區域,現在的倫敦已經有47%的區域已經被綠地和河流、池塘覆蓋。這些綠地都是由倫敦周圍的2個國家自然保護區,142個地區自然保護區野生森林,公園,花園和數以百計的自然保護站(Sites ofImportance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SINCs)所組成。

大倫敦國家公園將會是一個新形態的城市公園,很類似分佈在英國各地的15個國家公園,但它只需要更少的法規和官方的權力規劃。像是一個半保護的區域,所有的公眾和保育活動都會在城市發生,也可能發生在一般人的家裡,工作場域或花園中。

丹尼爾說,大倫敦地區已經符合很多國家公園的要求,現在這個計劃正在尋找選區和倫敦市長的政治支持。信託鼓勵倫敦支持環境教育,與其他野生動物信託基金和英國皇家學會鳥類保護學會(RSPB)一起在議會推動自然與福利法。希望這個法律帶來下一代復甦的自然及人與野生動物的利益。

現在在政府的支持下,英國的學生將會開始在學校的遊樂場植樹。學校將會收到由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支持的林地信託基金(Woodland Trust)提供的免費樹苗,他們希望在2020年前城市的小學能夠種出1百萬棵樹。這個計劃的目的是希望能把綠洲帶進小學社區中。這樣的計劃能夠讓孩子更有更多機會接近自然,教學也會更切題,而這樣的方式不只讓學生發展更健全、更全面,也讓學校變成一個舒服的場域。

其實城市國家公園已經在世界很多國家發生,美國,加拿大都有城市國家公園的蹤影,新加坡也有國家公園管理的公共區域,北歐國家還有連結城市的綠色廊道,但是國家公園像倫敦這樣涵蓋整個城市的例子,還是世界第一個。

台北目前有176處閒置國有、公有土地,本規劃開放給市民種植花草蔬果,但因為國有財產署表示這些閒置土地指定給北市府代管時,就指定用途僅有綠美化,不可種植有價作物。而田園城市種植的蔬果屬於「有價作物」,按照國有地規則不能種植,造成這個方案空有理想,無法實踐,也顯示了台灣法規的僵化。

台北本身就已經是四面環山,接近自然,陽明山國家公園比鄰於北投和士林區內,而且2020年的松山機場遷址後,又即將有200公頃的閒置地,是一個實現我們城市國家公園的潛力股,讓台北市有更多空間能讓野生動物如鳥、昆蟲、覓食、修生養息。所以要解決田園城市的困境或許可以思考邁向城市國家公園,種植增加生物多樣性且屬於非有價作物的喬木,灌木等。

另一個問題是台北的規劃、綠地面積和規模,都不利於與自然共生。台北市綠地面積僅有0.9%,每人享有綠資源(如公園、綠地、廣場、保護區及國家公園等)面積為51.6平方公尺。台北要成為城市國家公園除了要突破法規的限制,民眾更要學習與大自然共存。

城市國家公園的夢,除了我們自己,還有誰會為我們實現呢?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