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最少人,卻可對氣候產生最積極的影響
法國綠黨認為,法國的一些頂尖菁英處於跟大眾分裂的狀態,不能僅僅為了個人的舒適便利,「濫用」私人飛機。
2022/08/26 1354
吳馨怡/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繪

歐洲的高溫,燒出很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私人飛機盛行的歐洲,最近遇到更多的阻力。

法國綠黨總書記Julien Bayou提出一個禁止私人飛機的法案。

他認為,法國的一些頂尖菁英處於跟大眾分裂的狀態,「我們雖同住一個星球,但並不處在同一個世界」。

他準備以此理念,發起歐洲倡議,將矛頭指向富人的豪奢交通工具:私人飛機。他認為,「這個作法是懲罰最少的人,卻對氣候產生最直接積極影響的措施」。「如果最富有的人被給予特權,那麼如何要求民眾做出努力?如何實現公正的能源轉型?」所以,富人需要做出犧牲,否則普通民眾會感到不公正。

換言之,不能僅僅為了個人的舒適便利,「濫用」私人飛機。有人發起追蹤私人飛機航行的推特(I Fly Bernard),立刻就有六萬人追蹤。Bernard指的是歐洲最有錢的LVMH創辦人Bernard Arnault。

眾所周知,歐洲因為俄烏戰爭而引發嚴重的能源危機,在冬季來臨前,一股政治上的迫切感侵襲,連以核能發電為主的法國都不能豁免。法國總統馬克宏甚至呼籲,要求法國人要接受為自由付出代價,為加強能源主權而努力,在戰爭的背景下支持法國以及法國企業。這裡指的自由,就是任意飛行的自由。

根據統計,截至2021年為止,歐洲的商務航班的數量已經達到歐洲整體航空運輸的12%。

法國的交通部長則說,問題不是「禁止」私人飛機,而是強化問責、監管、課稅。今年十月,他將在歐盟提案以碳稅或規制私人飛機問題。

法國2021年的韌性氣候法案實際上已經禁止搭飛機到火車兩個半小時可以抵達的地方,換言之,不能那麼任性的高興怎麼飛就怎麼飛了。

除了私人飛機之外,巨型遊艇也是政府目標。

航空部門的碳排約佔全球的3%左右,而私人航班的人均碳足跡約是一般商業航班的人均碳足跡的5-14倍,是一般火車的50倍。

台灣土地面積小,富豪的私人飛機進行短程旅行不易,但會不會受到大眾或政治人物的關注?就監管的角度,從燃油的種類切入比較好?還是多管齊下,包括飛行許可的條件限制、時間、距離等?怎麼做,才能更貼近人民接受的能源轉型?或者,能源正義?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