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債券是實現低碳經濟的重要工具 氣候變遷
面對氣候變遷風險,不論是減緩或調適,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國際能源署IEA呼籲全球需投資140兆美金於低碳能源產業,以實現2050年前的減碳目標 。
2014/07/25 4119
Sharon McCutcheon,取自Unsplash

面對氣候變遷風險,不論是減緩或調適,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國際能源署IEA呼籲全球需投資140兆美金於低碳能源產業,以實現2050年前的減碳目標 。

世界銀行於2009年1月在與瑞典SEB銀行合作下發行第一筆綠色債券,用於支持相關的氣候行動專案,包括減緩和調適,同時也是回應愈來愈多投資者希望投資氣候變遷相關計畫。

『綠色債券』尚無嚴謹明確的定義,目前在國際債券市場是相對較新的領域,可以說是一種以債權債務契約關係為基礎的金融工具,其所發行的固定收益債券募得款項將特定用於環保相關項目,例如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棲地復育,或企業用於減碳設備或其他綠色研發投資..等,可以為發展中國家的氣候相關專案或私人企業的綠色創新專案等提供成本較低的融資。

根據氣候債券倡議(Climate BondsInitiative)提出的報告,綠色債券市場預計明年將增長1000億美元,雖然還遠不能滿足IEA預測解決危險氣候變化對資金的需求,但債券市場是低成本的融資工具,且規模比股票市場大得多(超過1.5倍),對實現低碳經濟將十分重要 。

然而,如果沒有明確、公正的原則來制訂資金使用方式是否真的綠色或只是漂綠,且績效未能發揮,則很容易動搖投資人信心,因此美國環境責任經濟聯盟(Coalition for Environmentally Responsible Economics, CERES)提出綠色債券準則(Green Bond Principle),作為金融業發行綠色債券的指引,包括發行者需釐清資金用途,評估投資標的時需審核環境效益,定期審核投資標的營運情形,透過建立環境績效指標來與外部溝通綠色債券的投資效益等,目前有花旗、滙豐等投資銀行支持此準則。

最早發行綠色債券大多是來自公共金融機構,如世銀、各國政府設立綠色銀行或地方政府,例如美國和法國有發行市政綠色債券,其收益專款專用於住宅節能、太陽能屋頂計畫或綠色環保計畫。

而全球第一個發行綠色公司債的企業是瑞典資產管理集團Vasakronan,亦是由SEB銀行協助發行1.45億歐元債券,這家資產公司是由四個州政府退休基金組成,顯見這類投資法人對環境相關的投融資的興趣逐漸增加。

Vasakronan的綠色債券是根據挪威環境諮詢機構CICERO設定的能源效率和氣候標準來運用資金。不久前日月光公司宣布透過百分百持股子公司AnstockII Limited發行海外公司債,用於環境保護及節約能源計畫所需資金,也就是綠色債券,其資金運用亦將經由CICERO審查驗證。

位於奧斯陸的國際氣候和環境研究中心CICERO ,是專業的氣候與環境研究諮詢機構,其任務在於對選擇合格的綠色債券投資計畫提供專業意見,並評估環境目標的健全度。一般而言,此第三方驗證機制讓投資人更放心,讓綠色債券更具吸引力。

日月光發行綠色債券為亞洲首例,其資金用途包括興建綠建築工廠、設置中水回收廠、廢水處理廠、即時廢水監測系統等各項設施,以及進行製程能源減省方案等項目。

目前國際金融界提出愈來愈多綠色創新金融工具,提供企業應用以加快綠化速度,我們欣見日月光在綠色創新的積極作法,並期望它成為國內其他企業效法的模範,同時也期望有愈來愈多投資者參與,不論是著眼於綠色報酬,或關注全球氣候變遷的共同命運。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