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科學可以檢驗,但不應該用「訴訟奧步」干擾、羞辱、影響 氣候變遷
能源與環境法律研究所與其律師團每年接受多家煤炭公司數十億美元的資助,對氣候科學家提起訴訟,影響氣候研究。
2016/10/11 7877

今年(105)六月十四日,亞利桑那州地方法院作出一項判決,要求亞利桑那大學必須提交該校氣候變遷科學家超過十年的私人e-mail給「能源與環境法律研究所」(Energy& Environment Legal Institute, E&E),E&E已經從2011年起向全美各大學提起類似訴訟,但今年在亞利桑那州首次獲得勝訴判決。

能源與環境法律研究所(E&E)與其律師團每年接受多家煤炭公司數十億美元的資助,對氣候科學家提起訴訟,影響氣候研究。

美國為了促進政府資訊的公開透明,各州和聯邦都有「記錄公開法規」,允許人民申請取得政府記錄文件的複本,包括公費補助的學者研究案,如果該學者所屬機構(通常為學校或政府)拒絕提供記錄文書(包括私人e-mail),申請者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給付。

E&E與其律師團每年接受PeabodyCoal, Arch Coal, 與 Alpha Natural Resources等煤炭公司數十億美元的資助,核心理念是維繫「自由市場環境主義」(freemarket environmentalism),亦即將自由市場和環境保護兩個觀念結合起來,形成一種以市場途徑來維護及改善環境的概念,E&E不贊成已經取得97%專家共識的「人為氣候變遷」的說法,並反對任何減緩行動。

第一個被E&E起訴的是維吉尼亞大學的MichaelMann博士。Mann博士是重建氣溫數據的先驅,他曾用一張圖顯示近年氣溫的劇烈變動,就是著名的「曲棍球棒圖」。2011年,E&E透過維吉尼亞的資訊公開法規起訴Mann博士,要求取得Mann博士六年間在維吉尼亞大學超過10,000封e-mail。

維吉尼亞州最高法院否認E&E的請求,並判決學術研究信件應該被保護,因為若公開會造成大學研究努力的傷害,並造成學校聘用、維持研究人力的損害,且會違反學校教師對隱私與思想自由的期望。

在維吉尼亞州敗訴後,該集團又起訴Mann博士的共同作者,亞歷桑那大學的MalcolmHughes博士,要求取得其六年間的電子郵件。另外,E&E也起訴同樣服務於亞歷桑那大學的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專家委員會(IPCC)第一作者JonathanOverpeck博士,要求13年的電子郵件,本案在今年獲得勝訴。

在法院記錄中,E&E坦誠,他們這麼做是要「為難Hughes教授和Overpeck教授以及他們的大學」,對於科學發展沒有助益,僅僅是想破壞、恐嚇合法的研究人員。

E&E的律師辯稱,女性科學家放「媽咪假」(mommysabbatical),只顧折衣服而將政府補助的研究工作棄置一旁,為了避免這種風險,E&E主張當科學家「拋棄」他們的職責時,他們應該將未公開的e-mail公諸於世,以讓其他人可以接續他們的研究。其他專家證人則表示,公開e-mail是為了避免科學家隱瞞部分數據,營造危言聳聽的人為氣候變遷結論,打擊人類文明; 以及主張如果不公開e-mail,納稅人無法確認氣候研究是否可靠。

為了應付這些訴訟,Hughes博士花了十週清點他的舊郵件,因而錯過一項政府補助,Overpeck博士也花了六週處理,使研究進度嚴重延宕。

從2009年的氣候門醜聞(Climategate:駭客入侵氣候學者e-mail,公開斷章取義的信件內容,誣指包括Mann在內的三位氣候科學家偽造數據),到訴訟干擾,我們看到氣候變遷科學正在遭受全面、大規模的攻擊,科學方法的基礎本來就是接受最大程度的檢驗。但是這項原則可能在政治爭議領域被濫用,特別是氣候科學,近年頻遭意識形態團體的抹黑、攻擊、威脅,方式包括駭客攻擊、死亡威脅、炭疽熱攻擊,現在,訴訟阻撓成為越來越普遍的做法。這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科學角力,而是人為氣候變遷反對論者的垂死掙扎,我們必須譴責這些阻礙試圖混淆視聽的「奧步」。

氣候科學雖無法絕對確定,但世界上的決策那一件是基於絕對確定?如同國際公認的氣候變遷專家WilliamCollins所說,良好的氣候科學家就如同其他科學家一樣,要用最高標準確保其發現的準確性,氣候記錄時間累積得越來越長,氣候模型變得更加可靠,過去20年間氣候變遷受到人為影響的證據越來越確定,且未來變化將更劇烈。我們應該正視氣候變遷的事實,並專注於如何徹底重組人類的經濟、能源結構,而非一昧否認自己造成的影響。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