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公司適合贊助藝術文化活動嗎? 環境正義
你願意讓石油公司贊助你想看的藝術展覽嗎?
2016/07/12 683
Julian Hochgesang,取自Unsplash

你願意讓石油公司贊助你想看的藝術展覽嗎? 你會參觀被石油公司贊助的美術館或博物館嗎?試想如果故宮博物院或自然科學博物館的贊助商是台塑集團或中油集團,你的觀感如何?

當你或許還在疑問的時候,英國泰特美術館在接受了英國石油公司26年的贊助後,今年喊卡了!

不可諱言,自從經濟衰退,公共資金減少之後,私人機構對這些藝術和博物館的經濟支持就變得更重要。

去年11月,英國科學博物館在接受皇家殼牌公司的贊助多年後發現,他們試圖左右博物館有關氣候變遷的介紹,即終止了與殼牌公司的協議。

維持博物館營運一年需要410餘萬英鎊的資金,而現在的資金來源來自一群有錢的客戶,在英國單泰特博物館一年就需要180萬英鎊,佔全部的贊助很大一部分。

博物館的資金來源可靠是一個道德的難題,石化產業想利用和藝術結盟的方式提升民眾觀感,但時常是效果不彰反而讓藝術機構的名聲急轉直下。

但其實英國石油公司對泰特的贊助金額很少,一年只有22萬多英鎊,可能因為如此泰特覺得這樣的金額不足以抵銷接受贊助的道德包袱。否則今天牆壁被畫的亂七八糟的應該是其他著名景點而不是他們。

倡議者說現在倫敦文化機構接受最多石油業贊助的都是響叮噹的名字:大英博物館,皇家劇院和國家肖像館。2011年的時候,BP同意這三個機構和泰特,五年一千萬英鎊的贊助。

Platform London的倡議者透露,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對大英博物館進行抗議。而大英博物館,皇家劇院和國家肖像館也透露會思考是否與殼牌和BP簽新合約。

“解放泰特“運動是一個重要推手的典範。它誕生於2009年的泰特博物館,一個藝術行為者強喬丹的”不服從將造就歷史“工作坊。因為一些規定的限制,當時工作坊不得討論泰特接受贊助的倡議行動,反而讓它變成是否衝撞泰特的討論。

自去年夏天,倡議者的行動包含:花了25個小時在泰特博物館的大廳內用黑色顏料畫上有關氣候變遷的塗鴉,去年11月倡議者佔領了一部分的泰特博物館,並開始互相刺青,刺上倡議者出生那年的大氣二氧化碳濃度。

喬丹告訴衛報,歷史上永遠都有這樣的例子,當一些文化制度看似有害或難以接受的時候,就會有人站出來。就如同19世紀早期人們不再認為買賣黑奴是賺錢工具,反而是破壞人權的行為。我們對石油產業贊助藝術文化的感官現在也昇華到一樣的狀況,而且並沒有開始的太早。一位抗議著說道:石化與藝術應該分開的,這是世界的走向。

在我們認為泰特接受石化公司贊助是不道德,不可接受的同時,或許我們應該合理懷疑,是否是因為應該由稅負支出的公共資金被消減才迫使藝術要接受稅金不高的黑金支持才能繁榮。這樣的因果關係,只不過是把資金流換個口袋放而已。所以錢到底是從石化產業來,還是從政府稅金來,不都一樣嗎? 而大眾的憤怒,又是因為邪惡企業本身的邪惡,還是因為稅制不公而產生的呢?

台灣目前還沒有出現類似的爭議,不是不到,只是時候未到。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