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救了蜜蜂?一則對於環境報導的警示故事 (3/3) 生物多樣性 永續成長
2006年美國爆發蜂群崩潰,媒體大版面報導【蜜蜂末日】(Beepocalypse)已到來,但故事的真實發展卻似乎不是這麼悲壯。
2017/07/25 576
當最後一隻蜜蜂死亡後。picture credit: duncan c

--本文翻譯自reason雜誌2017年7月21日文章《How Capitalism Saved the Bees

蜂群崩潰

在2006年秋天,一名來自賓州的蜂農,檢查他留在佛羅里達Tampa礫石堆的蜂場時,發現蜂巢幾乎全空。沒有任何成蜂,也沒有任何蜂屍,每個蜂巢內只有一隻孤獨的蜂后和幾隻流浪的年輕蜜蜂。其他蜜蜂直接消失。統計下來,他損失了2000多個蜂巢(總共有3000多個蜂巢)。在幾周內,另一名蜂農也回報了同樣的問題。一直到2007年2月,這個離奇的現象被稱為:蜂群崩潰失調症。

蜂農每年都會因為寄生、感染、中毒和其他疾病而損失部分的蜂巢,但這次不同。崩潰快速的擴散,而且非常的致命。當年冬季,美國全國的蜂農損失了百分之三十二的蜂群,超過一般冬季死亡率的兩倍。同樣的消失事件也發生在歐洲、印度和巴西。

很快的吸引到國際注目這個離奇事件。一開始的賓州蜂農和其他蜂農,並沒有發現寄生蟲、其他蜜蜂侵略行為、天敵蠟蛾,或其他常見的中毒或疾病致死。蜂巢內仍存滿蜂蜜、花粉、蛋、和幼蜂。但工蜂全部都不見了。

十年之後,科學家仍然對蜂群崩潰的原因持續辯論。研究者仍無法精準的指認肇因,而大部份的研究者相信有多重的因素引發事件,包含感染、病原體和營養失調。

環境團體包含綠色和平和自然資源保護協會,通常怪罪於一種「新菸鹼類」的殺蟲劑,並且呼籲要禁止使用。新菸鹼類殺蟲劑是一種系統性的農藥,在種子階段完全吸收,並且隨著植物長大不斷的導入到植物全身。歐盟在2013年制定了部分禁止使用,基於對蜜蜂影響的預警原則,但美國環保署從未跟進。

事實上在今年初,美國環保署還公告認定有四種常見的新菸鹼類殺蟲劑,對蜂群不造成顯著的威脅。環境團體對這個發現一直有異議。而最新的證據顯示歐盟的禁令事實上造成的傷害比好處還大,因為鼓勵農民使用其他更致命的農藥。

嗡嗡嗡的經濟

要判斷蜂農面對蜂群崩潰的方式有多有效,只要查看美國農業部每年的蜂農調查數據。在2016年,美國有278萬個蜂群,比2006年蜂群崩潰發生時還多百分之16。事實上,今日在美國的蜂群比過去25年以來都還要多。蜂蜜的產量並沒有任何的減少。去年,美國蜂農攪出了1.61億磅的蜂蜜,比蜂群崩潰剛發生時還多一點點。

那對於重建消失蜂群更廣泛的影響為何?根據一份新的工作報告,蒙大拿州立大學、北卡州立大學以及奧勒岡州立大學的經濟學家,有了令人驚喜的結論:蜂群崩潰幾乎沒有造成任何經濟上可辨識的影響。儘管蜂農必須不斷重建消失的蜂巢,但耗費的費用和轉移給消費者的部分,是非常微小的。

這要歸功於堅持不懈的蜂農和極有韌性的授粉市場。在冬季後的重建工程,蜂農必須購買更多的蜂包和蜂后,但蜜蜂的價格也絲毫不受需求的增加而影響。研究者收集蜂農雜誌《美國蜜蜂刊物》裡每年刊登的廣告作為數據,發現為控制蜂群崩潰的現象,蜜蜂的價格並沒有相關的漲幅。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蜜蜂的供給有高度彈性:蜂后商有能力快速的大量繁殖蜂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滿足市場的需求。

不管如何,蜂群崩潰確實對一個價格造成明顯的影響:蜂農向杏桃業者收取的授粉服務費。相較於2000年初期的價格,已經翻倍,每個蜂群的價格增加了60美金。但這個現象對蜂農來說也有益處,漲價的幅度已經可以抵掉重建消失的蜂群成本。

而受到波及的杏桃業者,其增加的成本對消費者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經濟學家發現蜂群崩潰失調對杏桃的影響是每一磅重的杏桃罐,價格拉升了百分之一,相當於每罐多八分錢。杏桃是農作物中最依賴蜜蜂協助授粉的作物,因此這個漲幅可以理解為是其他蔬果受影響的最大值。

給媒體的警示故事

假若【蜜蜂末日】真的降臨,蜂群數量和蜂蜜產量勢必下跌,而重建蜂巢的成本也會大幅上升,進而造成仰賴蜂群的作物價格也抬升。但這些情況全部都沒有發生。

當前的養蜂實務中,大部分的壓力都在蜂農、甚至是蜜蜂本身上面。但我們也無須過度強調他們的困境,或是忽略他們能夠適應世界快速改變的能力。《蜂農的嘆息》(2011)一書作者Hannah Nordhaus認為,這些圍繞著蜂群崩潰失調症的恐怖報導,「這次的事件是一則警世故事,警示將下一個有關環境退化撰寫成頭條故事的環境記者」。

我們對蜜蜂的執著可能讓我們忽略更重要的環境問題。例如野生的授粉者,大黃蜂、蝴蝶和其他原生昆蟲,因為棲地破壞和農業發展而長期面臨族群縮小。畢竟這些物種不像蜜蜂有很高的經濟價值,而有蜂農特別照顧。

今年年初,美國大黃蜂已經在美國被列為瀕臨絕種物種。君主斑蝶的數量也越來越稀少。

儘管媒體報導出大黃蜂和君主斑蝶的危機,聯邦政府也企圖要發起「國家授粉策略」,但這些蜂農只是靜靜地不斷創紀錄的在生產蜜蜂,甚至已經超過蜂群崩潰失調症爆發之前的總量。相較於當時臆測蜂群崩潰是因為疾病或農藥污染時的反應,這群游牧蜂農只是站在一旁默不作聲,並且持續來往於不同的農作物之間,提供當代農業經濟需要的授粉服務,就這樣忙碌著。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