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雞取卵的那道光 生物多樣性
彰化田尾的夜景是高速公路旁的一道風景,原本應在夜間一片闃黑的鄉間,因為養殖菊花而成為了燈火通明的景點。
2014/11/02 6151
At by At(CC BY-SA 3.0)

彰化田尾的夜景是高速公路旁的一道風景,原本應在夜間一片闃黑的鄉間,因為養殖菊花而成為了燈火通明的景點。

菊花是短日照植物,在16度C以下的環境下生長較為緩慢,而且各個品種對於光溫的反應也不同,因此農民便利用了菊花這樣的特性,除讓菊花在冬天的產量也可以滿足市場的需求之外,也可以控制菊花的不同品種以調適銷售量。這樣的技術也就是有名的「電照菊花」。

然而這片美麗的燈海,除了吸引遊客駐足拍照,也吸引了許多趨光性生物,這些昆蟲們受到了光的吸引,前仆後繼地被燙死在熾熱的燈泡上,根據成大建築系西拉雅研究室的調查,一顆燈泡就可以殺死數百隻的小蟲。而這些小蟲,往往都位於食物鏈底端,供養者許多生物,如鳥類、兩棲類等,而鳥類及兩棲類的減少,又會間皆造成害蟲的肆虐,接下來,農民勢必要用更強烈的化學藥劑來保護嬌弱的花朵。

而且過度的光合作用,對植物本身就是擾亂生理時鐘的傷害,在台中就曾發生路燈太強烈而使得稻子無法結穗的問題。

除了影響植物,光害也影響動物,光害會使得螢火蟲漸漸消失,台灣原本有著豐富的螢火蟲生態,如原有許多螢火蟲的烏來,路燈附近100公尺的範圍內已找不到螢火蟲的蹤跡;一些夜行的鳥類也會受到光害影響而失去方向。

曾有人發現住家附近裝了路燈之後,鳥兒們更早起來鳴唱了,由德國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 Institute)發表在「行為生態學」(BehavioralEcology)期刊上的研究報告指出人工夜間照明會導致鳥兒提早起床唱歌;提早的範圍從畫眉(the songthrush)的10分鐘,到知更鳥和大山雀( therobin and the great tit)的20分鐘。光越強,效果越明顯。

除了晨間鳴叫的鳥兒,還有一種鳥更是備受光害折磨。根據研究, 現代養雞場為了能快速供貨,讓原本需要7個月養成的雞隻變成7個星期就能變成雞肉,業者讓小雞們從一出生就受著不能睡覺只能拼命吃的折磨,小雞在剛出生的1-2星期內就得飽受24小時光照的折磨,到了剩屠宰場的最後一星期為避免雞隻打鬥,又讓雞隻們活在不見天日的黑暗環境中。

試問這樣不人道的對待動、植物,只以商品的角度看待生命的態度,對我們的健康、經濟,真的是永續的作法嗎?當我們粗暴的對待大自然,大自然必會毫不留情地加倍奉還。

科學進步之後,人類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運用了科學,一方面讓生活變得更便利舒適,另一方面卻也給我們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禍害,就如光明與黑暗原是一體的兩面,當身為人類的我們,妄想以自己的力量強行分開光明與黑暗以便為自己所用,但最終,我們將要以不健康的食物、不永續的經濟來源作為代價。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