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救了蜜蜂?一則對於環境報導的警示故事 (2/3) 生物多樣性 永續成長
2006年美國爆發蜂群崩潰,媒體大版面報導【蜜蜂末日】(Beepocalypse)已到來,但故事的真實發展卻似乎不是這麼悲壯。
2017/07/25 606
蜜蜂正在吸食頻果花蜜,photo credit: Sandy,Bedfordshire
--本文翻譯自reason雜誌2017年7月21日文章《How Capitalism Saved the Bees
蜜蜂的寓言
 
在1970年代之前,學者普遍認為授粉服務業者的存在是一個大問題。在1952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經濟學家聲稱蜜蜂授粉是蘋果產業的「無償因素」(unpaid factor),果園和蜂農之間並沒有溝通生產的決定,這種情況下,雙方的生產在經濟學上稱為「正外部效應」(positive externalities),或是「效益溢出」(spillover benefits),會造成經濟學上的「無效率」(inefficiencies)。經濟學家這麼分析:「果農無法跟蜂農收取蜜蜂的食物費用,蘋果開花確實提供了蜜蜂食物」,因此「應該要補償或課稅」。(事實上華盛頓州在1952年為了鼓勵授粉業者,曾執行一個蜜蜂價格支持計畫,這個計畫在1996年短暫終止後持續到今天。)

另外的經濟學家卻有不同的觀點,認為蜜蜂授粉產業市場確實行得通。在1973年的研究中,經濟學家發現果農和蜂農之間立訂契約來解決前揭無效率的問題,對果農來說,他們只需要打開電話黃頁連絡到授粉服務業者即可。「蜜蜂的寓言」問題,已經在果農和蜂農的市場中自行解決,經濟學家這麼形容。

有時果農會付費給蜂農來協助作物授粉,而有時蜂農付費給果農來讓蜂農可以在果園內放牧蜂巢。兩者取決於究竟授粉或是生產蜂蜜哪一個產生較高的經濟價值。有時也包含了金錢和蜂蜜的交換。在一開始的「無效率」論述也有所修正,因為果園並無法提供充足的花蜜讓蜜蜂產製蜂蜜,因此蜂農更有理由向果園收費。

不管理由為何,授粉服務市場顯然運作的非常好。今日,美國全國的蜂農商業產值大約6-7億美金,而現在蜂農和其他農民正合力對抗另一個蜂場危機:蜜蜂的死亡。

適應

在1860年代末期,有23個主要蜂系消失。近期兩個最主要的蜜蜂殺手是體外寄生蟲:蜂蟹蟎和武氏蟎,這兩種寄生蟲在1980年代北美首次發現。武氏蟎攻擊宿主的呼吸道,在蜜蜂產生基因抗體之前,大量摧毀許多州的蜂巢。而蜂蟹蟎吸食蜜蜂的血液,今日仍是蜂農之痛。其他的威脅包含美洲幼蟲腐敗病(攻擊蜜蜂幼蟲)、蜜蜂微粒子病(侵入蜜蜂的腸道)、以及白堊幼蟲病(干擾蜜蜂的腸胃系統,使蜜蜂餓死)。

蜂農發展出非常多元的策略來對抗這些病痛。包含使用殺蟎劑、殺菌劑和其他藥物治療。當蜂群崩潰失調症出現成為新的挑戰、並造成更高的死亡率,蜂農產業也找到不同的方式來適應。

重建消失的蜂群是當代蜂農的例行業務之一。最常見的方法是將一群健康的蜂群拆成許多個蜂巢,這個方法蜂農稱之為「增量」。新的蜂巢稱為「核心群」(nucs)或是「分支」(splits),需要一個新的哺育蜂后,蜂農可以透過蜂后養育商購買。這些蜂后商每年出產數以千百計隻蜂后。一個新的哺育蜂后通常會花費蜂農19美金,並且可以在隔夜就運送到蜂農那。(一個蜂后商的線上廣告指稱他出產的蜂后非常「多產」,以其不斷生產能力見著,並且...非常的溫柔)。除了購買以外,蜂農也可以自己生產出蜂后,透過餵食幼蜂蜂王乳。

蜂農通常在授粉季節開始之前,或是夏季尾聲將蜂巢分支,來預防冬季的損失。新的蜂巢很快的會生出新血,這些幼蜂只需要大約六周的時間就可以成長茁壯,協助農作物授粉。通常蜂農透過分支蜂巢所更替的蜜蜂數量,能超過冬季損失的蜜蜂數量。透過這個方式,整體而言無損於蜜蜂的族群。

另一個重建蜂群的方式是購買「一包蜜蜂」來放入輪空的蜂巢。(一個三磅重的蜂包通常花費90美金,包含1.2萬隻工蜂和1隻哺育蜂后)。第三個方法是將老蜂后替換成一隻新的年輕蜂后。蜂后是很有生產力的下蛋者,可以持續下蛋一到兩季;因此換一隻年輕蜂后,可以重振蜂巢的健康。只要新的蜂后被蜂群接受(通常都會被接受,因為是蜂農刻意安插進入的),蜂巢可以馬上有生產力。

透過分支蜂巢的方式重建一個消失的蜂群,是非常直接且有效率的方式,只需要20分鐘即可完成。新的蜂后和蜂包也不貴。假若蜂農損失100個蜂巢,重建這些蜂巢會花費一些錢(每支新蜂后的費用和分支既存蜂巢的時間),但不太可能會是一個大災難。且新的蜂巢很快的就可以上線生產,幾乎沒有因此而錯過授粉或生產蜂蜜的時間。只要有健康的蜂巢可以進行分支,蜂農可以很快速並且容易的重建消失的蜂群。

(全文未完)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