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少年:向巴拿馬、不丹、蘇利南取經? 氣候變遷
以氣候變遷為例,超過150幾個國家都在推動「淨零」,也就是宣稱要在2050/2060/2070達到碳中和、甚至負碳排放的目標。
2022/07/11 279

人類把地球搞得好亂、好複雜,一個又一個的「大」危機環伺在側,難以解決。


以氣候變遷為例,超過150幾個國家都在推動「淨零」,也就是宣稱要在2050/2060/2070達到碳中和、甚至負碳排放的目標。


國家動起來了,企業也嗅到商機。


但是,關於氣候的解方,方向真的正確嗎?


關於氣候變遷,除了一年熱過一年,氣候極端不尋常之外,野火、乾旱、暴雨、洪氾、生物多樣性滅絕,愈來愈成為日常。一切幾乎都是「前所未見」(以人類短暫而有限的生命而言),一切好像愈來愈糟。


這幅「人類世」的荒涼圖像烙印在人們的腦海裡,每天都有動植物滅絕、海洋、大氣污染,一個又一個壞的消息接踵而至。


國際社會大力推廣的「淨零」目標,支票開得很遠,會不會成為空頭?能不能信守承諾?恐怕都無法樂觀。


在人類淨零的前途未卜,化石煤氣捲土重來之際,有三個國家,竟然「已經」達到淨零,甚至是「負排放」,那就是蘇利南、不丹、巴拿馬。


這三個國家之所以「已經」達成「淨零」或「負排放」,簡言之,就是其森林、海洋所固、所增的碳匯多過人為所排放的碳。


根據賈德戴蒙寫的「大崩壞」一書,造成歷史曾有文明的種族消失的最大原因就是「森林不見了」。換言之,「沒有森林,就沒有人」,應該是顛仆不破的真理。要淨零,要負排放,就要固匯並增匯,好好治理森林。


其實,淨零目標可以說是「要發展?還是要生存?」的目標。更精確的說,是在此辯證中重新思考發展之意義與方法,乃至整體生存的狀態調整。


對政治人物而言,大概是發展與生存兩者都要。但是,正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汪葛雷馬薩伊女士所說:除非你挖個洞、種下一棵樹、澆灌、成活,要不然你根本只是在空談。


「沒有樹,就沒有人。」放在淨零政策的尺度上,實有其深意。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