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是佛的家,守護森林的寧靜力量 生物多樣性 氣候變遷
佛教對於保護自然環境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當佛陀在世的時候,樹木與樹穴是祂的住所,也是祂獲得啟示的地方。祂引導我們熱愛大自然與動物。
2017/01/17 4165
Bun Saluth 在森林下省思佛法 (Photo Credit:Luke Duggleby,連結)
如同許多東南亞國家一般,柬埔寨內部也正經歷著大量開發自然資源換取經濟發展的過程;如何明智的利用土地,妥善管理森林以減少毀林和森林退化所導致的碳排放(REDD) ,端看柬埔寨政府的決心。

2015年9月30日,柬埔寨政府向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秘書處提交了國家自主決定貢獻(INDC)報告,就如何因應氣候變遷進行調適與減緩努力進行說明。

柬埔寨政府的INDC報告強調,將增加並維持既有森林,於2030年前將提高森林覆蓋率至60%(2010年最新統計為57%),並持續維持;柬埔寨並已訂定2010-2029年國家森林計畫,將逐步落實。

受到多年戰亂影響,人民亟欲脫貧擺脫最低度開發國家行列,要抵抗誘惑捨棄大量開發自然資源確實需要相當的決心,所幸在這個以佛教為國教的虔誠國度,僧侶們已經意識到環境與人民福祉間的重要關係,成為默默引導、改變這個國家的一股力量。

佛教對於保護自然環境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當佛陀在世的時候,樹木與樹穴是祂的住所,也是祂獲得啟示的地方。祂引導我們熱愛大自然與動物。

柬埔寨最著名的環境運動家尊者Bun Saluth,在泰國接觸到他所謂的「生態僧侶」(ecology monks),以及左翼佛教運動後,體悟了這個念頭,並且回到故鄉:柬埔寨西北邊的奧多棉芷省(Oddar Meanchey),開始守護森林的漫長之旅。

那年是2002年,柬埔寨正式終結可怕的紅色高棉不過3年,人民亟欲從30多年的戰亂當中復甦,林地被砍伐大量轉為農田,沒有人會在意森林的消失。

這時候的柬埔寨森林覆蓋率跟1930年代的泰國相當,當時泰國森林覆蓋率高達70%,但無節制的開發讓森林快速減少,直至1989年禁伐令頒布後,僅剩下不到25%。Bun Saluth害怕柬埔寨步入鄰國泰國的後塵,認為必須要有人站出來阻止。

回國後的Bun Saluth用弘法的精神不斷的與村民們說明,維護森林對於環境,以及社區發展所能帶來的好處;也從佛法的角度,鼓舞村民堅持下去。但即使是位受人尊近的僧侶,Bun Saluth仍遭受到不少死亡威脅,戰爭時期所留下來的地雷,也讓守護森林的工作危機重重。

所幸,越來越多的居民認同的他的決心,越來越多的僧侶也加入了行列,在眾人不斷奔波努力之下,廣達1.8萬公頃,現在被稱為僧侶社區森林(Monks Community Forest, MCF)的保護區終於逐漸成形。

現在,當地民眾與僧侶們共同組成森林管理委員會,打擊非法盜伐、盜獵,居民也可以穩定的從森林中獲取野菇、竹子、野生馬鈴薯以及樹脂等林副產品,有系統的管理運用森林的資源,社區居民生計也獲得改善。例如,透過採集野菇與樹脂每月家庭收入平均可達130美元,對於三分之一的人口處於每日收入不到0.6美元貧窮線下的柬埔寨來說,算是相當體面的收入 。

Bun Saluth的努力獲得政府與國際的認可,2009年柬埔寨林業局正式賦予當地社區管理僧侶社區森林的法律地位;Bun Saluth本人於2010年也獲得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DP)所頒發的環境獎章:赤道獎(Equator Prize),以彰顯他獨具影響力的行動。

Bun Saluth認為森林是佛的家,既然僧侶被認為是佛的孩子,就有責任守護這個家園。這股源自信仰的堅持,所掀起的浪潮已快速的在佛國柬埔寨發酵,根據2010年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研究報告,柬埔寨已經有超過370個社區管理森林,超過34.7萬公頃森林被照護著,而這個善念仍然持續地擴大,成為守護環境的寧靜力量。

備註:左翼佛教(Engaged Buddhism),亦有譯作人間佛教 或入世佛教,意指佛教徒應該努力將他們內在的禪定體驗與佛法教義應用在社會、政治、環保、經濟之上,並且主動反抗不公義的事物。「入世佛教」的理念由越南禪宗僧人釋一行所提倡,並在西方世界成長。

備註:根據FAO2010年CAMBODIA FORESTRY OUTLOOK STUDY,已經有超過370個社區森林已被建立。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