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時間轉化為環境重要文史記錄的森林耆老智慧 環境正義
仰望浩瀚的星空、眺望廣博的海洋,或者登上高峰,鳥瞰層巒起伏的地景,當親臨這些場景,內心領略到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2014/10/11 4559
Mindaugas Vitkus,取自Unsplash

仰望浩瀚的星空、眺望廣博的海洋,或者登上高峰,鳥瞰層巒起伏的地景,當親臨這些場景,內心領略到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果你也曾穿梭在原始、野性的巨木森林裡,停下腳步環顧四周,必定也能感受到同等的氣勢,在蒼穹之下,能以生命形式成就磅礡壯闊的,原始森林數一數二當之無愧。

植物在四億三千多年前的志留紀(Silurian)從海洋登陸,一路從蘚苔類到演化出維管束,維管束的生成,代表植物具備了更強的陸域適應力,奠定高大茁壯的基礎。時至今日,無論城市、山丘皆布滿植物的綠色蹤跡。

植物是長壽的生命體,最久的生長期長達幾千年(記錄保持者為瑞典一株歐洲雲杉,年約9,550歲),最高的長度可達到一百多公尺(紀錄保持者為美國加州一株亥伯龍樹,Hyperion tree,高115公尺),這些數據令人嘖嘖稱奇。

除此長壽之外,植物在生長過程中,一年較一年粗大的枝幹,像支巨大的鉛筆,記錄下許多環境的訊息,甚至人類活動的證據(如水、空氣、土壤汙染),也能留下痕跡,這些秘密全都埋藏在生長輪(俗稱的年輪)之中。

怎樣從樹木的生長輪中看出環境的改變?首先需要為樹幹定年之後再將物理測量值標準化成時間維度指標,光是最直接的表觀判斷,就可以獲得初步資訊,如正常生長輪繞著髓心生長,當生長輪長得不規則,就表示環境發生變異。

舉例來說,生長輪依生長季節分成早材(春材)與晚材(夏材),春材通常因為雨量豐沛生長良好,所以細胞壁較薄,細胞較大,顏色也顯得較淺,晚材反之;因而形成一深一淺,一寬一窄的生長輪,藉此特徵我們就能判定該樹木的生長地,在某個時間尺度內的氣候穩不穩定、季節分不分明;如果生長輪界限不明顯,就可以猜測該樹木為生長在熱帶或部份溫帶(四季氣候差異不大)的地區。

其他特徵如偽年輪(falsering,或稱重年輪,double ring),可以提供以下幾種猜測,1、連續寒害引起的一時落葉。2、病蟲害引起的一時落葉。3、乾旱期後接連發生嚴重的降雨與回復適當之溫度,使得樹木生長活動發生一時性的休止;霜輪(frostring) 的形成則是植物遇到嚴重霜害,木質細胞外因有細小冰晶形成或有脫水現象,因而形成畸形細胞,可為嚴寒的時間證據。

巨木的生長輪可以提供多樣的環境與氣候的訊息,但並非任一棵樹木的生長輪都可以提供有效的證據,需要排除諸多條件限制,如植物因為生長競爭造成的內在干擾,以及因為突發性的強烈災害如火災、風災、蟲害等,都是需要捨去的因素。

為了達到有效取樣,應該選擇能起「限制作用」的生態環境產出的巨木,而這些巨木通常存在於未受人類干擾,生長在寒帶或森林界線附近的樹木。如此更顯示出原始森林的重要地位,他們能將時間轉化為環境重要的文史記錄,提供我們重建過去氣候資料、推估未來氣候變遷的檔案庫。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對地球來說,森林裡的巨木就是見證地球環境變遷的耆老之一,所以下次當你有機會拜訪原始森林,抬頭仰望這些巨木時,除了讚嘆他們宏偉的姿態以外,別忘了好好問候老樹們,謝謝他們將遺留的智慧傳承給我們,謝謝他們千百年來,屹立不搖的扎根在這片土地上。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