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問題中的『正義』思考 環境正義
端午連假前夕,超過4萬個生命從台灣的土地上消失,卻乏人問津,甚至可能有許多人叫好。
2016/06/10 5860
Max Kleinen,取自Unsplash

端午連假前夕,超過4萬個生命從台灣的土地上消失,卻乏人問津,甚至可能有許多人叫好。SARS流行期間,患病者尚被隔離治療,這4萬個生命同樣患高傳染性的疾病,卻無任何的診療,直接撲殺。只因為他們不是人,是雞、是人類的食物。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確診一家位於屏東枋寮、採用水簾式禽舍的白肉雞場染新型H5亞型高病原性禽流感,按照標準程序赴案例場執行撲殺作業。

水簾式禽舍是在雞圈外面以水簾圍起來,隔絕細菌侵入,相較過去開放式的環境,更能控制細菌感染和環境因子。但去年1月,同樣以水簾式禽舍、甚至放音樂給母雞聽的國內外銷高規格的蛋雞場 ,也同樣爆發雞隻感染H5N2禽流感,12萬隻雞全面撲殺。

不只是生活在台灣的雞,2001年英國實際感染狂牛病的牛隻只有17萬隻,不過為安全起見宰殺400萬頭牛,但14個感染庫甲氏症死亡的人,是否是受到狂牛病感染,尚未可知。除了人類養給自己吃的動物外,登革熱傳染期間,大舉撲殺蚊子也似乎是唯一解。

對人以外的動物生命毫無尊重的標準程序,不禁讓人感嘆『生命』的不等值。人生病,因為有人權的概念,不會直接被撲殺,還有隔離治療等方式,並且在這樣的過程中,人們也透過醫療和研究更認識造成傳染病的原因、也有了康復的機會和受醫療的權利等。但是動物染病,在各國的政策中,都是直接撲殺,為什麼會造成傳染?怎麼染病?以及治療的方法?或許因為有了賜予死亡的選項,我們就不再深究。在可能危害人類生命及財產的狀況下,似乎動物的死並不足惜,撲殺的標準程序也不會有反省的可能性。

這樣的「標準作業程序」,其實也在考驗我們的『正義觀』。

在正義的價值中,有三個重要的觀點面向:為了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尊重財產也尊重個人權利的自由、以及出於美德或良善的公民意識。這套適用於人類政治社會生活的正義觀,是否也能套用到人類對動物的態度和行為,讓我們重新思考人與動物、人與自然之間的倫理觀?正義要如何從人的正義觀逐漸納入人對動物的正義觀?

生命無價、命命等值,什麼樣的社會對於一日之間數十萬的生命滅失毫無感覺、甚至視為理所當然?對牲口的無感,也會反映在對自然生命的無感以及對他人生命的無感。當生物多樣性或是糧食結構崩壞時,反撲還是會回到人本身。

在海洋漁獲撈捕的議題上,已經有禁止流刺網與底拖網的相關罰則與規範,那畜養動物呢?是否有鼓勵友善動物養殖環境的相關規定?針對密度過高的畜養方式是否有密度更高的規範?人類對於各式各樣的傳染病的恐懼與防範,是否也「類推適用」於其他動物?甚至是植物?

面對動物權的議題,作為消費者的我們,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思考?除了吃素、購買動物福利食品外,我們還有很多方式可以實踐對環境和動物的正義。

分享影片:日本高中實驗沒有蛋殼的雞蛋也能孵出小雞,一起見證生命的起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y8tCHkTLg&feature=youtu.be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