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氣候行動? 環境正義
著名的美國新銳作家、『自由』作者法蘭岑(JonathanFranzen)最近在紐約客為「氣候變遷」寫了一篇短文。
2019/10/14 6659
Priscilla Du Preez,取自Unsplash

著名的美國新銳作家、『自由』作者法蘭岑(JonathanFranzen)最近在紐約客為「氣候變遷」寫了一篇短文。

他認為,在氣候啟示錄來臨前,我們要知道的是,承認無法預防,才是因應的開始。

作者指出,氣候變遷講了三十年,依舊進展有限。科學證據無可爭論,如果夠年輕,小於三十歲,保證有機會見證地球的生命系統失去穩定。一幅景象—大規模農作歉收、宛如末日的火災、崩潰的經濟、洪水、數以千萬的氣候難民。

如果你在意地球、在意人、在意動物,那麼有兩種方法看待上述景象。

一是保持希望,相信啟示錄是可預防的,一旦世界消極不作為,就備感挫折或憤怒;一是接受災難將臨,重新思考所謂希望的意義。

法蘭岑意識到,儘管客觀事實早就不一樣,人們還是習慣說些空話。心理上,即使知道不久的將來會死,但畢竟現在我還活著,哪管得到未來。死是抽象的,吃飯是現實的,人會做出什麼選擇?會重視哪一個?更何況,氣候的嚴重危機或許很糟、但不會太快、也不一定會波及到所有人、更可能不會是加諸到我自己身上。

法蘭岑認為,在混亂日增的時代,人們總是尋求部族主義或武裝力量的保護,而不是法治;對此種反烏托邦的最好的對抗方法其實是維持有效的民主、有效的法律體系、有效的社區;就此而言,任何邁向更公平、更公民的社會就可以被視為一個氣候行動;確保公平的選舉是一個氣候行動;對抗極端氣候的不平等是一個氣候行動;關掉社群媒體的仇恨機器是一個氣候行動;建立更人道的移民政策、倡議種族與性別平等、促進遵守法律及其執法、支持自由與獨立的媒體、擺脫攻擊武器的國家等等,都是有意義的氣候行動;為了在增溫下生存,每一個系統,不管是自然或人類的世界,都需要我們盡其所能的讓它更強壯、更健康。

面對氣候危機,如果不想太悲觀,也許善待鄰居、尊重土地—那滋養土壤、明智涵容水資源、照顧播粉者的,才是危機後倖存者。

法蘭岑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的文章全文:

https://www.newyorker.com/....../what-if-we-stopped......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