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鄭朝陽 水保界「近親繁殖」生態圈 建構另類循環貪瀆鏈 環境法治
讓廉政署跟監近2年,查出一票公務員長期接受廠商招待喝花酒、收回扣貪瀆弊案
2020/10/02 13237
照片中人物與新聞事件無關。記者杜建重/攝影

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台中分局涉集體喝花酒、收賄,被約談官員、廠商人數之多相當罕見。廉政署和檢方此舉無異在封閉的水保界鑿出破口,讓陽光照進這個結黨營私、利益共生的幽暗生態圈,也讓執政者好好看看,原來他們是這樣治山防洪。

這起疑似長期集體收回扣的貪瀆案源自一段公務員的婚外情,被始亂終棄的女方檢舉這名公務員與廠商有不正當利益往來,讓廉政署跟監近2年,查出一票公務員長期接受廠商招待喝花酒、收回扣貪瀆弊案,且涉案人員從公務員、廠商一路蔓延到水保技師、標案評審委員等。

●涉案規模和時間推斷 恐非偶發個案

從涉案規模和時間之久可以推斷,這恐非偶發個案,而是長期存在水保界的陋習。重點是案情發展這麼久,圈內人互動如此頻繁,如果上層長官都不知情,實在說不過去;如果知情卻沒即時導正、阻斷,則是默許上下交相賊,甚至身陷其中。

事出必有因,一名待過水保局的高階公務員認為,上層長官默許的成分不低,尤其水保局這樣的工程單位,高執行率、工程得獎數多是評鑑單位和主管的兩大KPI,執行率要高不難,工程發包、雨露均霑,錢發下去好好執行就是了,但工程要得獎,可得用點手段才行。

於是,想投長官所好的公務員,就可能會勾串評審委員,透過廠商給評委好處、招待喝花酒,事後再給廠商下一個工程標案作為回報,檯面下建構另類的「循環經濟鏈」,最後吹捧出幾個工程獎項榮耀單位主管,以致仕途順遂,廠商也個個有錢賺。

●水保界被土木等領域批評「近親繁殖」生態圈

之所以能形成這條循環經濟鏈,還得要有特殊的生態系統支持才行。台灣的水保界被土木等領域批評是「近親繁殖」的封閉生態圈,長期由少數的學術系統把持,他們透過師徒、學長學弟彼此「牽成」,非我族類不易冒出頭來。嚴格來說,其他專業領域也有類似現象,但水保界自成一套運作的遊戲規則,曾被詬病球員兼裁判。

例如土木界就曾批評,地方政府在挑選水保計畫審查單位時,常由水保界組成的民間學會得標,學會主要成員除了特定大學水保系教師、業界水保技師,還有水保局的現任及退休官員。現任水保局長李鎮洋5年前還身兼學會理事長,當時他因具官職身分,所屬的學會卻競標水土保持計畫審查評選單位,被立委和相關業界批評毫不避諱瓜田李下,後來李辭去理事長才平息風波,但已凸顯水保界「自己人幫自己人」的角色分寸未拿捏好。

●若不大刀闊斧端正官箴 貪瀆下的治山防洪難信任

有位部長下台時曾在臉書感歎,「公務體系內結黨營私真的很可怕,高階公務員知道預算編列和使用方式,也知道如何拿捏隱藏性的資源,作為自己的小金庫;然後利用自己的人把程序合理化,最後達到美其名為公,實際上卻是為私的目的。」如今回顧這段話,再對比一再爆發的貪瀆案,似乎就是官場營私舞弊的完美方程式。

貪瀆文化不是一天造成的,行政院若不大刀闊斧端正官箴,貪瀆下的治山防洪品質和得獎紀錄,難以取信全民,說不定還可能是肇禍元凶。

全文詳見109年09月26日《聯合報》:https://udn.com/news/story/120888/4888651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