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克多巴胺的選擇題 環境正義
蔡英文總統宣布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以及30個月齡以上的美牛進口,2021年元旦實施,引起社會兩極爭議。
2020/09/14 454
圖片來源:https://www.nationalhogfarmer.com/

蔡英文總統宣布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以及30個月齡以上的美牛進口,2021年元旦實施,引起社會兩極爭議。

什麼是萊克多巴胺?

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是一種β腎上腺素受體激動藥(β-adrenergic receptor agonists,簡稱β激動藥),可以刺激動物體內的蛋白質合成,並減少蛋白質分解。萊克多巴胺又叫「瘦肉精」,如果把它摻在飼料中給牛、豬、火雞等動物食用,就會在短時間內增加肌肉,農場主人用更少的飼料讓動物變得更大、更瘦,可以賣出更好的價錢。

萊克多巴胺通常用於動物宰殺前的最後幾週,然後在宰殺前的812小時停止餵食,讓藥物排出體內。

萊克多巴胺對動物的不良影響

根據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一份研究報告說,餵食萊克多巴胺的豬隻可能產生不良反應,包括顫抖、跛行、無法行走或起身、肌肉僵硬、足蹄疾病、呼吸困難、虛脫、死亡。科學(science)雜誌指出服用β激動劑的動物的死亡率比其他未服用的動物高出75%–90%。

成熟豬隻的體重超過110公斤,服用萊克多巴胺會使牠們有很高的機率成為「癱軟動物」,意味著牠們在屠宰場經常會被用「拖行」方式移動,這是非常殘忍而不人道的。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已經認定萊克多巴胺導致每年約25萬頭豬隻不良於行,並要求藥品製造商在包裝加註警語:「萊克多巴胺可能導致受傷或疲倦的豬隻增加,不適用於種豬」。

萊克多巴胺對人體健康的影響

萊克多巴胺在畜牧業的廣泛使用始於2000年代中期。但目前的實驗數據無法確定萊克多巴胺是否會對人體產生其他副作用,人體長期攝取殘留的萊克多巴胺是否會造成健康問題也尚不清楚,因此仍然存在爭議。

聯合國農糧組織(FAO)2012年訂出的肉類萊克多巴胺含量容許值是:每公斤豬或牛肉10毫克,每公斤肝臟40毫克,每公斤腎臟90毫克。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認為在安全容許量內的安全性已經通過了科學檢驗,因此允許在飼料中添加使用,但不得直接使用於人體。除美國外,全世界核准於飼料中添加萊克多巴胺的國家,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印尼等三國。

和美國相反,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則認為這些科學檢驗數據的人體實驗樣本數太少(只有六例,且其中一人出現心悸現象,中止實驗),沒有採取雙盲測試,而且所有數據都由負責製造萊克多巴胺的美國愛蘭可公司(Elanco)提供,缺乏可靠性,認定此藥物在科學上無法確保安全無虞,因此禁用。除歐盟外,包括俄羅斯、中國等世界上多數國家,目前仍然禁用此類添加物。

萊克多巴胺的選擇題,你/妳會如何思考?

在台灣到底要不要進口美國豬、牛的議題上,正反雙方各執其詞,但我們不能忽略的事實是:添加萊克多巴胺的目的僅僅是讓肉類製造商降低成本,而背後潛在的風險是危害人體健康,並確定會造成動物的痛苦。

為了商業的利潤,是不是值得讓全世界的民眾食用到安全有疑慮的肉類,又是否值得讓動物在被屠宰前的數星期受苦?

即便在美國,近兩年也有越來越多的美國豬隻飼養業者不再使用俗稱「瘦肉精」的萊克多巴胺作為添加劑,其比率已超過美國豬肉市場的六成以上。部分原因是歐盟、俄羅斯、中國大陸等國家禁止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肉類進口,另一方面是由於美國國內消費者與動物人道主義者的抵制。

『保護公共健康,而不是毒性化學物質!

『保護公共健康,而不是毒性化學物質!(Protect Public Health, Not Toxic Chemicals !),這是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Union ofConcerned Scientists,縮寫為UCS)在2014年對美國國會提出的建議,提供我們在萊克多巴胺問題的深層思考:

幾十年來,在聯邦政府的加持下,美國製造商一直在生產成千上萬種未經測試的,可能有毒的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在市場,工作場所乃至我們體內散播。這些物質包括可疑的神經毒素,致癌物和內分泌干擾物,以及成千上萬種幾乎或根本沒有資料記載的其他化學物質。

當美國國會在近40年前通過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有毒物質控制法案》(TSCA)時,該法律認為市場上已有的化學品是安全的。因此,儘管要求政府對新化學品的毒性進行審查,但它卻免除了將近62,000種現有的市售化學品。其中包括雙酚A(BPA),乙苯和甲苯等令人討厭的物質,以及衛生官員仍不太了解的其他物質,包括相對模糊的4-甲基環己烷甲醇(MCHM)。那是今年(2014年)早些時候洩漏到西弗吉尼亞州麋鹿河的化學物質,污染了30萬當地居民的供水。

著名的兒科醫生和流行病學家PhilipLandrigan博士在美國眾議院環境與經濟小組委員會上指證:“在美國兒童中,一系列慢性病的發病率正在上升。”“ 哮喘病的人數增加了三倍。在過去的40年中,兒童癌症的發病率上升了40%。每88名兒童就有一名是自閉症患者。注意力缺乏和過動障礙影響了全世界大約七分之一的兒童。。這些慢性兒童疾病在當今世界上非常流行,而且還在增加……”當中許多都與有毒化學物質有關。

Landrigan博士繼續說:“有大量科學證據表明,有毒化學物質已導致兒童疾病。” “可以追溯到100年前,鉛被證明會導致精神缺陷,學習問題和智商下降。75年前的甲基汞。最近,臨床和流行病學研究已將有機磷酸鹽農藥,砷,錳,溴化阻燃劑聯繫起來,鄰苯二甲酸酯和雙酚A導致學習障礙,智商下降和兒童行為問題。”

國會可以從大西洋對岸的歐洲尋找可行的模式,而不是從化學工業中汲取靈感。大約十年前,歐洲聯盟通過了“預警原則 ”(precautionary principle),以保護歐盟公民免受有毒化學物質的侵害。在生產商證明其安全之前,歐盟的主管部門將不允許該種化學藥品進入市場。去年,歐盟委員會發布了一項研究報告,發現自從歐盟於2007年制定了《化學品註冊,評估,授權和限制》(REACH)法規以來,歐洲的化學品“相當安全”,並且製造商正在尋找更安全的有毒學物質替代品。

相反,在美國,我們的有毒化學政策被形容為“警告購買者”(請消費者自己小心不要買到),這使我們感到噁心。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