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核能,兩種環保立場 環境正義 氣候變遷
加州兩派環保人士在最後一個核能電廠存廢的對立,爭議是核能與再生能源間,究竟是一種替代關係或是互補關係的議題,或者說是漸進式的替代與持久性的互補關係?
2016/12/15 3744
Photo Credit:Stefan Kühn

美國加州今年6月在核能議題上,讓環保人士間出現紛歧意見,兩方都是環境運動者,同樣從環境保護的角度出發,但卻相互抗議對方。

一方是著名的山岳協會(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和歷史悠久的環境公益法律機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NRDC)聯盟,因核廢料處置和水資源消耗的問題,與因維修成本考量而打算退場的核能電廠公司PG&E公司,共同提出終結核電的立場,打算將加州唯一的核能電廠關閉。

加州已經是使用再生能源比例名列前茅的州,24.5%的能源使用來自再生能源、5.5%來自核能,燃煤電廠鮮少,主要的能源來源是燃氣(高占54%)。  我們對加州的印象,不外乎是未來綠能城市的標竿。超過半數以上的住家屋頂都已裝上太陽能板、自給自足以外,也提供城市電力,以加州再生能源的成長趨勢來看,2030達到33%的再生能源供電比例非常有可能,2050年達到50%以上更是指日可待。

然而看似相當健全又乾淨的能源系統,但仍讓加州是全美第二高的二氧化碳排放州,僅次於工業大州德州,加州的高碳排源自三大部門:交通(37%)、工業(24%)、以及能源(自產12%、輸入8%)。  

另一方來自地方的環保人士的訴求,認為提出若關掉核能電廠,將使加州在零燃煤的努力受到打擊。幾乎零碳排的核能電廠如果也退場,在用電需求並未減少的狀況下,核電終結似乎也意味著再度向燃煤、燃氣靠攏,因為達到三成再生能源的目標,若僅是將核能的5.5%轉成再生能源,加州仍有54%的燃氣,且再生能源需要更大的量體才能取代核能的發電效率。當僅剩的核能電廠也關閉,要不增加燃煤、燃油或是從其他州進口燃煤電力來補足用電需求的缺口很難,地方環保人士的憂慮便油然而生。

加州兩派環保人士在最後一個核能電廠存廢的對立,處理的爭議是核能與再生能源間,究竟是一種替代關係或是互補關係的議題,或者說是漸進式的替代與持久性的互補關係。是要互比安全度和廢棄物處理量來二擇一,還是要站在同樣的陣線一同取代化石燃料。這個問題在福島核災之後,也困擾著許多國家。

不論是基於低碳發展、或是低汙染的乾淨生產電力目標,國家能源勢必需要轉型,從高碳排、高汙染又消耗地球資源的燃煤、燃氣到燃油,轉而尋求相對乾淨的再生能源,甚至是穩定供電的核能。但當核能顯示出明顯的風險管理問題、以及無法解決核廢料處置問題等,也成為下一個應被除名的能源來源選項時,再生能源會是關鍵的答案嗎?若可,再生能源需要什麼樣的投資才能達到相同的發電效率及備載容量?又,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為了支持人類的生活,沒有任何一個能源是完美而不用付出代價的,每個可能的來源,都是籃子裡的選項之一,在選擇不同比重加加減減電力功效時,也牽動著我們的土地利用、生物棲地、城市居住型態的分配挪移。為了真正解決問題,並為往後子孫著想,現在的我們必須更謹慎的選擇立場,採取作為。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