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紙不漂白,您能接受嗎? 永續成長
衛生紙不漂白的環境效益,絕對會比關心丟不丟馬桶來的高,且更有意義。只是不再潔白亮麗的衛生紙,您能接受嗎?
2017/01/06 10051
左為未漂白紙漿,右為漂白後(Photo Credit:EQPF)
12月8日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上,環保署長李應元一席衛生紙如廁後應丟馬桶發言,意外引起媒體注目。

其實,2010年環保署就曾委託專家進行「衛生紙投入衛生設備對整體環境影響探討計畫成果」,煞有其事地就衛生紙材質、下水道系統、回收熱值、廢棄物產生量、減碳等角度探討;實事求是精神值得嘉許,但環保署可能用錯地方,因為走到路上隨便問,民眾在意的是「臭」,跟會不會「堵塞馬桶」,太理性的效益分析根本不是考慮重點。如果真要研究,不如將相關成本算清楚,進行民眾願付價格 (Willingness to Pay, WTP) 探討,或許更有政策參考性。

坦白說,衛生紙丟不丟馬桶是生活習慣,環保署想引導改變,不如先做個樹狀指引,用問題引導民眾瞭解住家衛生紙是否適合投入馬桶。要知道台灣汙水下水道普及率差異甚大(台北市79%,台東0.9%,雙北以下均低於50%) ,建築新舊程度、化糞池設計不一,衛生紙、面紙纖維長短,溶解度也不盡相同,只要做好文宣說明,讓民眾自己決定如何處理就好,環保署就別操這個心了,也管不著。

如果說環保署連家庭裡的馬桶都要管,會不會太辛苦了?誰會相信呢?有用嗎?相對於衛生紙丟不丟馬桶,衛生紙是不是漂白?更值得環保署好好重視。

現在台灣市售衛生紙幾乎都是雪白無暇 ,甚至標榜原生紙漿製作。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紙漿製成時都有顏色,一般為黃色或褐色;早期四、五零年代使用的粗紙、草紙也都是黃褐色,直到八零年代純白衛生紙才陸續出現 。而白色衛生紙的商業行銷非常成功,漿廠也就不得不進行漂白,來增加漿紙白度。

一般來說,漂白方式有兩種,例如使用次氯酸鹽進行氧化漂白,或是過氧化氫進行還原漂白等,這些過程都增加不少能資源使用。也因此,一座大型製漿工廠,為了提煉漂白、製程所需的原料(自己做比較省錢),幾乎就等於一個化工廠,如果能夠省下漂白步驟,除了可降低成本、減少排放、電力使用外,也可減少水汙染的問題。

其實國外有不少無漂白衛生紙販售,標榜低化學物質、無毒、不致癌,甚至訴求專門提供嬰幼兒專用 ,但這類商品一直無法成為國內銷售主流。

目前環保署只有針對「使用回收紙之衛生用紙」訂立環保標章規格標準,建議未來可增列「無漂白之衛生用紙」標準,並透過政府機關綠色採購方式,鼓勵民間廠商生產,同時進行無漂白環境效益研究,以便與民眾說明、宣導。

衛生紙不漂白的環境效益,絕對會比關心丟不丟馬桶來的高,且更有意義。只是不再潔白亮麗的衛生紙,您能接受嗎?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