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退出巴黎協定,劍指中國? 氣候變遷
川普宣布退出當今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最重要文件--《巴黎協定》,全球都在問為什麼?少了美國的《巴黎協定》又會有什麼影響?
2017/06/03 3569
(Photo Credit:Gage Skidmore, Link)
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謝英士

川普宣布退出當今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最重要文件--《巴黎協定》,全球都在問為什麼?少了美國的《巴黎協定》又會有什麼影響?

川普1日在白宮記者會發布半個小時的演說,解釋他為什麼要退出《巴黎協定》,指出:「從今天起,美國停止執行一切沒有拘束力的巴黎協議內容,以及對美國財政、經濟造成的負擔。…最重要的是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其已經耗費美國巨大財富。」

其中關鍵字就在「綠色氣候基金」。這是《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在2011年第17次締約國會議上通過的財務機制,第一階段先募集100億美元做為啟動基金,並在2014年達標,當中包含美國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支付的10億美元。

然而川普並非為了10億美元和世界作對,他真正不爽的是中國大陸在氣候變遷問題上撈了太多好處。

2005年《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通過《京都議定書》,當中要求37個工業化國家與歐盟的溫室氣體減量目標,並創造出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簡稱 CDM)。

機制運作上,先由發展中國家向公約執委會申請CDM計畫,例如建設風力發電廠,或提升舊工廠的能源效率等,計畫一旦註冊成功了,就可以核發「經過驗證的減量額度(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s, 簡稱CER)」,已開發國家可以購買這些CERs來達到他們的京都議定書減量目標。

中國是清潔發展機制的最大獲益者,根據統計,中國大陸取得的減量額度(CER)佔全球的63.97%,相當可觀。同時,中國大陸自己的荷包卻看得很緊,以綠色氣候基金的募資為例,許多開發中國家都有所貢獻,包括智利和哥倫比亞各提交300萬美元,但中國迄今卻沒有出一毛錢。

如果中國獲益,可以確保全球氣候問題減緩那也就罷了,但是清潔發展機制最為人所詬病之處就是沒有監督驗證機制(MRV),在CDM計畫註冊通過後,沒有人可以追蹤減碳成效,甚至中國也以主權為由,強力反對任何組織進行驗證。

綠色氣候基金計畫在2020年後每年向會員國募集1000億美金的經費,作為協助各會員國減量、調適、技術移轉的經費,特別是開發中國家。姑且不論1000億的經費目標是否能達成,在缺乏適當遊戲規則的前提下,這些經費如何使用、分配、驗證,最後是否能成功將地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2度,令人質疑。

這種「只管給錢不管成果」的財務作法,多少有點偽善的意涵,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某種程度上是在跟國際算這筆帳。

根據《巴黎協定》規定,禁止各國在3年內退出,且有1年的預告期,即便川普宣布要退出,但美國至少到2020年年底前都不能退出協定。加上《巴黎協定》是自願性機制,美國本來就不會因為有協定拘束,就減比較多的碳,因此對於全球減量目標的影響有限,但川普宣布退出的動作預計將刺激國際重新思考減量責任分配的公平性,以及公約財務的有效性,甚至會影響擬定中的巴黎協定相關規則的制訂。

當然,即便在2020年後《巴黎協定》訂定嚴謹的減碳驗證制度,中國大陸也不會有所損失,反而可以阻止下一個「中國」從鬆散的財務機制獲得利益。從這個角度看,中國又會是明確且強化的巴黎協定規則獲益者,這一點,川普可能沒有料到吧。

本篇經節錄後刊登於106年6月3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A14版

Copyright © 2016 財團法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